晚上和小乖吵了一架。

 

連續不舒服了好幾天,拼命隱忍著身體上的不適。

繼續上班、整理家務。

晚上煮了麵給他,卻回我一句:沒很餓。

 

然後淚水和疲勞同時決堤。

 

小乖受大男人影響很深,也許是被忽略了太久。

每次只要一點點不愉快,就把過去的事情拿出來說一次。

也讓我很不知所措。

 

也只有這種時刻,會很難過我只有一個人。

 

 

加油吧!馬魯可。

 

 

創作者介紹

再捨不得,都會過去。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