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614_498493650204553_1284597151_o  

 

離開一段會讓你重傷的感情就像搬出一棟不適合居住的房子。

我常想起大男人,嚴格來說我一直沒忘記過他。

即使不在連絡也沒有交集,我甚至不知道此時此刻的他是在喝咖啡還是上課?

曾經那麼親密又熟悉的一個人,就這麼大剌剌的退出我的生命。

而且是全然感覺不到他的可惜。

 

我,就輸在了念舊而已,

 

因為那些日子裡的我雖然只會追尋著他的身影,卻甘願的守在他的庇蔭下。

那樣錯誤的一種方式是我對愛情最大的恭維。

而且這輩子也就那麼一次轟烈了。

 

他帶走了我的美好、我的天真、我的善良、我所有美麗的回憶。

但我並不恨他,相反的,我很愛他。

也很愛那個不顧一切努力付出愛情的自己。

他讓我成為了願意成就的女人。

就算最後他的成就與我無關。

卻仍讓我保守住我最善良的那一面。

到了最後,我仍沒有真正的傷害過他。

即使言語,也總為他保留了最後的尊嚴。

 

我們都有找房子的經驗。

常常在外租房子的人都知道,看房子除了白天去看、晚上去看,下雨天和晴天都要各看一次。

有時候你覺得就是它了!

 

結果搬進房子的第二個白天你就後悔了。

你討厭天一亮就躲不開的光線,讓你昨晚的狂歡無所遁形。

你只是想找一個家,一個讓你白天也可以好好睡上一覺的家。

 

於是,我們又開始尋覓著新房子。

 

一段新的感情就像是剛剛搬進的屋子。

新粉刷油漆的香味和家具擺放的位置都讓你感覺新鮮好奇。

甚至會認真的計畫要把這裡打造成最適合自己居住的環境。

 

可是如果這屋子總是漏水、西曬。

房東又難相處。

很多一開始不覺得是問題的,到了最後都變成難以忍受的煎熬。

有可能是租約還未到期,也有可能是你害怕重新適應新的環境。

但無論如何,你心裡清楚。

這裡並不適合你。

 

離開大男人之後,我一直在審視自己。

我發現我是個不懂得感謝的人。

這一點大男人說得沒錯,我擁有太多了。

所以不知道自己是個幸福的人。

但他也是。

 

大男人是個很好的朋友。

可是當關係前進到戀人的時候,他就開始畏懼對關係的認可了。

他不敢說好,也不願意說不好。

他不明白愛是一種尊重。

無論是對食物的選擇或是宗教。

給了對方空間,彼此才能夠在空間中自由舒適的生活。

女人需要關係上的確認通常不只是沒有安全感。

而是感覺不到對方的誠意。

 

我一直活在一種"我很卑微"的狀態下。

但愛情裡,哪有甚麼卑微?

我走不出他的自大,便關進了自己的卑微。

這是我和他的愛情不平等的最大原因。

即使他的自大,來自了他對原生家庭的自卑。

 

大男人輕看了愛情。

也許有一天當他學會了愛,才會知道他對我的傷害。

足以殺死一個無力抵抗的女人。

 

暫時,我總算搬出來了。

每天每天練習著一個人的小步舞曲。

有時候寂寞、有時後恐慌、有時候空泛的忘記自己在做甚麼。

可是很踏實。

連放空都感動的快流下眼淚。

這麼長久日子裡,一直被關起來的自己。

總算自由了。

 

對不起,我自己。

讓你受傷了。

 

 

 

 

 

創作者介紹

再捨不得,都會過去。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