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小草莓有十年了吧。

唯一斷斷續續有聯繫卻很少見到面的好朋友大概就只有她了。

幾年前她遠嫁高雄,去看過她一次。

後來就只能靠電話把疏遠的感情慢慢的拉了回來。

 

小草莓因為太愛吃草莓而被我叫了十幾年的小草莓。

跟我同年卻總是保持天真無邪的美好思想。

不是傻而是真的相信人性本善。

小草莓的父母把她教育的很好,雖然腦袋不太靈光就是了。

 

前兩年趁著暑假去高雄找她。

我印象中的白皙皮膚早已被南台灣的熱情給曬的紅通通的。

原本柔弱嗜睡的體質也已不復見。

夫家是開瓦斯行的。

公婆年紀已大早想把家業傳襲給兒子媳婦。

小草沒嫁過去沒幾天就在家裡學著幫忙。

然後莫名奇妙的接下了這個擔子。

幸好草莓本性良善,遇到這種鳥事也不反駁默默的吞忍了下來。

老闆娘當了好幾年。

小草莓黝黑的皮膚是歷經人生最好的証明。

 

那年去看她。

她說原來人模人樣的丈夫愛吃檳榔、愛抽菸、愛酗酒。

她在夜裡哭了又醒醒了又哭。

好幾次都想逃回台北家裡。

那一年的暑假我聽著她的故事,兩個女人說到半夜眼淚都沒停過。

我的婚姻那個時候遇上了瓶頸。

她的婚姻卻比我破碎的還嚴重。

 

老公喝醉酒後跟幾個不三不四的朋友到超市裡打劫。

被店裡的監視器給全錄了下來。

進牢之後不但不悔改還變本加厲碰了毒品。

小草莓天天奔波就為了那不成材的沒用老公。

從北到南只要聽到有誰可以幫忙就自己開著車東奔西波去求人家。

 

後來老公假釋出獄。

小草莓為了幫助他遠離壞朋友天天陪在身邊。

為了戒掉毒品還進了勒戒所。

這段期間無論公婆怎麼唸、父母怎麼哭,小草莓都咬著牙忍下了。

她說好幾次媽媽在電話裡那頭哭著要她回台北。

她心裡一酸,差點就開夜車北上。

但想到自己還愛著那個男人。

想想又算了。

小草莓說自己這輩子從來沒做過什麼很了不起的事。

但是她心裡一直認為自己選的這個男人很了不起。

所以她想相信他,也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看錯人。

 

很傻!但我卻無法罵她。

只是一個勁地掉下眼淚。

我說怎麼不早讓我知道?

她說妳自己也過的不好,我不想再讓妳擔心。

她很見外,我也很見外。

 

今天下午小草莓和他的台客老公一起上來台北。

車裡還是充斥著可怕的菸味和檳榔味。

但小草莓的臉上卻泛著幸福的笑容。

什麼都不用多說。

我知道她已經做到了。

 

我和她一前一後的進入婚姻。

身邊所有朋友都以為我會撐過風風雨雨。

結果我倒地不起。

而讓人以為像草苺一樣不堪風雨折磨的她。

卻安然無事的度過了這幾年的狂風暴雨。

她說是因為愛。

我想也是。

 

小草莓。

妳一定要很幸福才行。

連帶我的也拿去用沒關係。

因為妳比我更有資格接受幸福的權利。

 

看見妳的台客老公站在妳身邊疼惜妳的模樣。

我真的很替妳高興。

謝謝妳。

讓我相信愛情還是存在的。

謝謝.................

 

 

 

 

 

 

創作者介紹

再捨不得,都會過去。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