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指青羅織 段細空網蜘 生死均爲君 可惜君不知』.........
我想我真的該好好反省自己了,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Feb 13 Tue 2007 03:22
  • .....

可以再重新好好呼吸的感覺真好.....
一直覺得被人掐著脖子連呼吸都感覺吃力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覺得生命很美好。可是,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卻一點也不珍惜呢?
那天在電視上看到了一段文字『因為時間是有時限的,所以我們才會從失去中學著珍惜。』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在想要怎麼分清楚這兩種感覺...一直以為我能捨下,到最後會不會其實是放棄呢?
因為覺得花了太多氣力和自己的內心掙扎,所以我選擇了逃開。這樣不行嗎?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發現自己的身邊都是雙子座的朋友是這1.2年來的事
對星座一直不是很敏感的我,喜歡他們只是因為相處起來很舒服。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了好久的雨似乎也該放晴了.......
擱在心裡的不快樂也該釋然了....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結婚八年多的朋友,打電話跟我哭訴說她受不了那個男人了.......。
電話這一端的我只能聽著,卻無力替她的婚姻做些什麼?對婚姻有太多憧景和期待的我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幸福的人臉上應該掛著什麼樣的表情呢?從結婚後我就一直常常提醒自己要讓身邊的人覺得我很幸福,所以我總是笑著。我不知道我的笑容有沒有幸福的感覺?只是一直打從心裡認為:沒錯!這樣子笑就對了!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連假裝笑著都覺得勉強,後來,只要是他回來的日子,我就習慣性的看著時間,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最後能等到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除了等待,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填補時間的空白,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可憐又活該。這不是我自己的選擇嗎?一條平穩沒有起伏的路 、一樁平淡踏實的婚姻,為什麼我會為此感到悲傷呢?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身邊多了好多七年級生...我不是在感慨什麼?只是有時感覺到他們一步一步的往前逼近,我才深切的了解什麼叫做歲月不饒人,原來青春就是這麼一回事啊!每個人都曾擁有,握在手中大把大把的揮霍,然後有一天你把雙手張開準備好看清楚它的樣子時,它卻已不在那裡。公平的是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可惜的是這個機會只會出現在我們懵懂無知時,一但開始了解它就消失無蹤了......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直認為對愛情太過軟弱的人對自己也不會太好,因為太軟弱,所以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心;因為太軟弱,而無法勇敢的站出來幫自己說話;因為軟弱...因為軟弱....但是我是什麼時候變堅強的呢?時間跟理由我已經不是那麼的清楚,只知道當我回過神就已經站在這個位子上了,從此之後我痛恨軟弱。
       因為討厭軟弱,我強迫自己戒掉愛哭的習慣,在一般人的心裡會認定軟弱的人都很愛哭,所以我不允許自己在別人面前痛哭...偶爾的哭泣是一種手段,他可以幫助你很快達成某種目的...,但是太頻繁的哭泣就會在敵人面前洩了底,久了,招數也舊了,敵人就會趁你不備之時來個反撲。所以你一定可以知道我有多討厭軟弱的人,尤其是面對愛情的時候。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紀的關係..最近常有人問我對於婚姻和死亡的想法。把這兩個問題放在一起相提並論好像不是那麼適合,但是這幾年我發現自己對於婚姻的一些見解與態度,居然和面對死亡這件事情上有許多相似之處。
        結婚四年我常笑說我已是兩腳都踏進棺材的人,有些事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有些事卻是連掙扎也免了直接放棄會比較快;活在兩個極端處我想我的生活並非別人想的快活愜意,只是習慣面對人群時把自己比較樂觀的那一面顯現出來罷了。在婚姻裡我只能算是個初學者,四年的夫妻生活也只學了些皮毛而已,對那些已經十年二十年的夫妻關係,老實說我很懷疑他們怎麼走的下去?不過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漸漸知道了原因,但是心裡卻是排斥的!其他人也是一樣嗎?每個人都會希望自己在婚姻的關係裡是獨一無二的、是不可取代的,但是可能嗎?太追根究底只會更傷害自己,而且身邊的人也不見的會好過,所以我開始裝傻。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很喜歡從房間的窗戶往天空看...那時候的眷村沒有高樓,所以從任何角度抬起頭都可以看到一大片沒有盡頭的天空。尤其是飛機飛過的時候,村裡幾個年齡較大的孩子,就會吆喝我們這幾個小羅蔔頭''飛機來囉!!!"然後成群結隊的孩子就在巷弄間奔馳追逐著。那個時候我才12歲,卻開始慢慢了解有一些屬於孩子的美好已經從我的身邊慢慢流逝了.......。
         眷村佔了我生命的一半.. 至今回想起來有很多青澀而美好的故事都是那時候發生的。小學六年級的畢業典禮,我第一次穿上學校制服的百摺裙(因為特殊原因老師允許我每天都穿褲子),在回家的路上一直遮遮掩掩。就在快到家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說「哇塞她穿裙子耶!」那個年紀的女孩是很容易鬧彆扭的,我抬起頭瞪了他一眼,結果他沒來由的冒出了一句話:女孩子還是穿裙子比較好看。從那一天開始那個男孩在我的心裡有了一個特別的位置......。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一直在期待著什麼 ?總覺得有些事該發生了卻一直沒有發生?而一些不在預期中的事卻一再的發生....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場流行性感冒來的又急又凶,昨天還只是昏昏沉沉..到了傍晚已經是上吐下瀉...沒想到今天病情居然又加重
真是○○夠狠了。幾乎完全失聲的我,一早醒來就明顯的感受到病毒在體內發狠的威力...連呼吸都很吃力..更別提從床上爬下來花了我多少時間和精力,每次生病就想大哭的老毛病又犯了,不過哭完馬上就覺得後悔...因為脫水的關係必須補充大量水分...哪怕只是一滴眼淚也不能輕易流出..唉......生病真的是一件很浪費時間跟生命的事....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述

從一個黃昏到另一個黃昏

從一個黃昏到另一個黃昏

──記蔡瑞月老師

  跟蔡老師的緣分起源於十多年前意外的一場雨。

  午後的雨又粗又急,未攜雨具的我意外地闖入了中山北路的一家小咖啡館。

  木頭的房舍,雨滴打在屋瓦上,發出童年懷念的聲響。性格的現代鋼鐵藝術、木製的地板與隔壁教室舞者磞隆、磞隆的聲音。

  濃郁的起司蛋糕,打開了與老闆間的話匣子。一杯咖啡的功夫,雨停了,也讓我陷入了台灣舞蹈的歷史漩渦──狂飆的左翼青年與美麗的藝術家、白色恐怖與創作、流放與堅持、官僚與史蹟保護──讓還沉浸在東和禪寺抗爭中的我悸動不已。蕭老師的故事還沒說完,一整套抗爭的計畫卻已在心中慢慢成形。

  藝術工作者的抗爭與我在街頭上被養成的觀念有相當大差異,隨著蕭老師跟舞蹈社成員們一次又一次苦行式的表演抗爭,我也在收集、整理給各媒體的背景資料中,愈來愈深入蔡老師的故事而不可自拔。

  浪漫而悲劇性的故事對年少的革命者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曾幾何時,在抗爭現場的人群中我見著了蔡老師的身影。

  見到蔡老師本人著實讓我嚇了一跳,沒想到那位巨大的女性竟是如此嬌小。面對著蔡老師的堅毅與溫柔,我只能鞭策自己不斷邁進,讓整個故事能有個圓滿的收場。

  ※    ※    ※    ※

  當退伍回來在報上看到中華舞蹈社被台北市政府被指定為古蹟的時候,感覺到不僅是一塊大石頭落了地,更標誌著自己少年時代的一個終結。參加過那麼多的運動,從貢寮到台西海邊、從中正廟山中傳奇到中山北路進入聯合國,走過烈日、狂風與大雨傾盆,中華舞蹈社的成功為少年輕狂畫下一個句點。

  承蒙蔡老師看得起這個完全的藝術門外漢,我成了基金會董事會的一員,也從而有了更近距離觀察蔡老師的機會。

  由於完全的外行,我對基金會在作品重建細節上、作品發表上能貢獻的地方不多。每次從自己搞活動的觀點出發,胡亂提出一些意見的時候,蔡老師總是用那優雅的台南腔,交代著:「儘量說沒關係,我們都是只懂藝術的人,需要你這個完全不懂的年輕人給我們些新的意見。」

  我不認識那位意氣風發的青年舞蹈家蔡瑞月,也不認識含辛茹苦的母親蔡瑞月,我認識的,是經過歲月淘洗後,用智慧看待人生的長者蔡瑞月。

  舞蹈社指定為古蹟後沒幾天就傳出遭人縱火的消息。富有歷史意義的建築被焚毀固然令人惋惜,但真正令人心碎的是儲藏的文物。經過數十年的監視與壓迫,蔡老師不敢對自己走過的路留下隻字片語,只是默默地收藏所有演出的紀錄:舞譜、戲服、本事甚至是舞台裝飾。蔡老師相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只要留下那些歷史證物,總有一天當烏雲散盡,來者會對她的經歷與藝術成就,做出適當的評價。

  舞蹈社失火,讓蔡老師幾十年心血毀於一旦。或許是年事已高、或許是新血東流,後來雖陸續有訪談、記錄片攝置、舞台劇編寫及舞作重建,但感覺上蔡老師無論在興致上還是精力上,都日益地委靡。

  ※    ※    ※    ※

  2004年因為工作的關係,意外認識幾位對蔡老師有深刻研究的日本學者,也透過這層關係,接觸到一些大陸上當年蔡老師、雷老師在台北左翼朋友的後人。在不同角度的論述下,我對1940年帶末期那些個艷陽高照的南國生活,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在艷陽下寫文章、搞讀書會、相知、相戀、相守,就如同自己在1980年代末期所曾企盼的那樣,是如何地浪漫與風光。我的戀情隨著末代的恐怖而去,而蔡老師的幸福卻像那南天的彩虹,永遠消失在無止盡的白色裡。

  帶著北京與日本朋友的祝福,蔡老師不知是刻意還是遺忘,迴避著我捎來的消息。伴隨著大陸人士來台的放寬,也有故人之後帶著最後的信息步上這島嶼,而蔡老師也還是一句:「不認識,不見面」,讓許多公案永遠封鎖在塵埃中。

  南方的彩虹高掛在天空,那位來自於南台灣的熱帶少女永遠回到沒有陰霾的世界去了,留下我們這些晚輩無限的追思與回憶,更多的是未完成的志業與對藝術、愛情的浪漫與思念。

  蔡老師,您慢走。一路順風!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愛一個人  需要有100個理由
要恨一個人  只需要 1個理由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心裡下起了一場雨.....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天的...如果能早一點發現...就不會被淋的 一身濕.‧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時間就像是飛機劃過的一條線..短暫的停留、出現。
前一刻抬起頭還看的見隱隱約約不明顯的畫面...一下子就被風吹散看不見....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是不敢相信她真的離開了...一個我們認識的陌生人....
有很多的人哭紅了眼..而大部分的人只是不發一語....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寫日記

我喜歡把每個我認識的字組合成我想說的話

mar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